新西兰服务器

吴蔚:美防长这句话暴露了美国政府伪善的一面

  吴蔚:美防长这句话暴露了<a href=美国政府伪善的一面”/>

  直新闻:七国集团将在周二(24日)召开线上会议讨论阿富汗局势。英国首相约翰逊提议或对塔利班政府实施制裁,拜登对此也展现出了支持的态度。你对此有何观察?

  特约评论员 吴蔚:G7发起制裁的前提看似冠冕堂皇:倘若塔利班侵犯人权并容许阿富汗成为恐怖分子的温床。但形势比人强,阿塔已然夺权,新一届喀布尔政府即将完成“组阁”,G7的制裁矛头实际上指向的是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一个尚未被国际社会广泛承认的重生国家政权。高高举起的制裁大棒看似威胁了塔利班政权是否被“西方主流社会承认”,但制裁潜在引发的人道主义危机却更引人深思:G7挂在嘴边的制裁是否会在更大程度上侵犯阿富汗的人权现状,也就是生存权。

  此前我已经作出预警:此刻的阿富汗即将或者正在爆发粮食危机,填饱肚子可能是当下阿富汗人民最急迫的问题。当阿富汗政局以秋风扫落叶般改朝换代之后,解决迫在眉睫民生问题的重担实际上压在了塔利班政权肩上。在加尼政府时期,阿富汗的粮食供给有一半靠进口解决,其中又有80%来自美国援助。现在美国人拍拍屁股走人了,阿富汗将近一半的粮食供给在肉眼可见的日子里马上就会出现问题。

  G7这个制裁威胁在我看来挺讽刺的,倘若西方国家坐视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爆发一系列人道主义危机,那么这样的阿富汗难道不是最大的恐怖主义温床吗?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是什么?正是贫穷与饥饿。

  当然,我们也要读懂G7国家扬言制裁背后的另一套逻辑:那就是围绕撤军与撤侨问题的博弈,这个博弈的焦点就在塔利班包围圈中的喀布尔国际机场。说得直白些,当有序撤军变成全线崩盘之后,这场“帝国的撤退”就不再以“帝国的意志”为转移,很大程度上要看塔利班方面是否配合。随着加尼政府军的“人间蒸发”,美英等国转瞬间丧失了把控局面的重要砝码,这种时候抛出制裁威胁,更像是一个慌乱间抓住的救命稻草。

  这场博弈的另一个焦点则是潘杰希尔省,小马苏德刚刚在这里聚拢了万人左右的部族武装,他向塔利班方面放了狠话:作为马苏德之子,我的字典里没有“投降”二字。我们可以合理推测,此刻密集接洽小马苏德方面的除了塔利班,还有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但是小马苏德能够依托潘杰希尔山地坚守多久仍然要打一个问号,眼下塔利班武装力量正从四面八方涌向潘杰希尔,即将形成合围之势。

  塔利班一统阿富汗的“收官之战”即将打响,讽刺的是,2001年美国人正是凭借“潘杰希尔雄狮”马苏德领导的北方联盟吹响了扫荡塔利班政权的号角。时过境迁攻守易位,也许这就是历史的隐喻吧。只是这一次,美国人带来的不再是一箱箱绿油油的美金与黑乎乎的M16步枪,可能只有一纸制裁威胁。

  吴蔚:美防长这句话暴露了<a href=美国政府伪善的一面”/>

  直新闻:另一方面,美国防长奥斯汀周一(23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没人能够预料加尼政府会在11天内倒台。他形容阿富汗政府军如同“蒸发了一样”。与此同时,拜登再次现身镜头前重申撤军决心以及撤军的合理性。你对此有何评判?

  特约评论员 吴蔚:若站在拜登的立场上看,从阿富汗撤军的理由足够充分,这场跨越二十年的反恐战争早就已经失去了目标与正当性。2001年由小布什总统发起,高光时刻却是在奥巴马任内上演。一是2011年5月宣布击毙本·拉登,二是2014年宣布阿富汗战争结束,拜登作为副手亲历了这一切,却不是聚光灯中央的那个媒体宠儿。

  战争虽然宣告结束,美军的靴子却依然在阿富汗境内践踏,战斗每日都在上演,治安战就像永无大结局的肥皂剧,美国军人一个一个倒下,阿富汗政府军一批一批倒下,阿富汗人民一片一片倒下。下定决心收拾这个烂摊子的倒是特朗普,只是歹戏拖棚,多哈谈判并不顺利。如今,“特朗普的遗产”摇身一变成了“拜登的遗产”,机场跑道上的悲剧令全世界震惊,特朗普在岸上大放厥词,拜登站在泥地里举目四望。这对拜登而言公平吗?或许不太公平,但谁让你是美国总统呢?前人埋下种子,后人吞下苦果,向来如此。

  美国防长奥斯汀说没人能够预料加尼政府垮得如此之快,这话跟布林肯与沙利文嘴里说出来的如出一辙。但这话刚说出口就已经错了,美国政界学界反思阿富汗战争的重磅文章还少吗?美国最不缺的就是自我实现的预言,稀缺的永远都是甘愿承受结果的政客。从这个意义上讲,拜登哪怕正被媒体架在火上烤,最起码他没有选择将这个“击鼓传花”的撤军游戏甩给白宫的下一位主人。

  但无论如何,从阿富汗有序撤军的算盘还是打空了。与小布什一同决策进军阿富汗的英国远亲前首相布莱尔这两天发话了:“从阿富汗撤军的决定主要是由政治驱动的,是为了结束而结束。”他的潜台词我翻译一下就是:撤军决定服务的是美国的国内政治。但人们不禁要问:那为何撤军之后拜登的支持率不升反降,甚至都传出民主党大佬希望撤换沙利文的声音。我衷心希望拜登政府的高参们能够耐心读一读前防长马蒂斯的辞职信,当特朗普坚决要从叙利亚撤军的时候,这位战将心灰意冷地表示:我与总统先生不再产生共鸣。

  军事参谋们早就提醒过特朗普与拜登盲目撤军的代价会是什么,只是总统先生们似乎只愿意相信他们相信的。军事固然是服从于政治的,但如果政治的主导者无视军事的逻辑,盲目地让政治先行,那么军事逻辑被违反之后产生的恶果会将政治格局撕得粉碎。朝鲜如此、越南如此、伊拉克如此、阿富汗当然也会如此。

  奥斯汀说阿富汗政府军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但他的下一句话却充分暴露了美国政府伪善的一面。他说:“我们此前预判加尼政府起码能支撑几个月甚至一到两年。”也就是说美国政府对他们亲手扶植起来的政权根本就缺乏信心,只是希望他们能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美国人的全身而退争取几个月的时间。那么阿富汗人民一定会反问:我们凭什么要用自己的鲜血与生命去为你们架起逃出生天的桥梁呢?

  政府军的一触即溃与“人间蒸发”,是阿富汗人民极度厌战的充分表达。“为谁而战、为谁而亡”的终极拷问若得不到合理解答,哪怕是武装到牙齿的军人也不过是一群行尸走肉罢了。这样的故事,在人类文明史上还少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美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美国服务器网联系。

[美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