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服务器

拜登执政一周年,美国“回来了”吗?|周观天下

  为在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中获胜,现任美国总统拜登在竞选期间对前总统特朗普大加批评,并喊出“美国回来了”的口号。1月20日,拜登迎来执政一周年。一年来,拜登政府表现如何?是否实现了其竞选期间的诺言?美国民众对其满意度如何?

  自拜登2021年1月20日宣誓就任美国第46任总统以来,已经过去了一年时间。然而,最新民调数据显示,近半美国民众不满意拜登的执政表现,其民调支持率呈不断下滑的趋势。多家外媒指出,拜登在处理国内问题时成绩“乏善可陈”,在外交上也存在“污点”。

  专家分析,美国近年来深陷“政治怪圈”,两党斗争、党内斗争以及美国政界秉持的固有观念与现实存在“错位”,是美国总统屡屡交出糟糕“成绩单”的主要原因。

拜登执政一周年,<a href=美国“回来了”吗?|周观天下”/>

  执政一年问题多发

  拜登夸“政绩” 民众难认可

  1月19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东厅召开记者会,权作纪念自己执政满一年。1小时50分钟时间内,拜登谈及在内政外交多个领域“政绩”,称他领导美国的第一年“既是充满挑战的一年,也是取得巨大进步的一年”。然而,美国民众对拜登一年来的执政表现却并不满意。

拜登执政一周年,<a href=美国“回来了”吗?|周观天下”/>

  1月19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华盛顿白宫召开记者会(视频截图)。新华社发

  美国“国会山新闻”网站指出,根据民调机构盖洛普日前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拜登执政首年的民调支持率为48.9%,这一“成绩”较多数美国前总统都更为逊色。此外,美国昆尼皮亚克大学12日公布的民调显示,拜登支持率已跌至33%,。而根据美联社公共事务研究中心今年1月中旬发起的另一份民调显示,这意味着拜登成为在执政一周年时间点上最不受美国民众欢迎的总统之一56%的受访者不满意拜登的执政表现,仅28%的受访者希望拜登在未来连任。

  美国《时代》杂志评论,美国正在经历历史性危机的当下,拜登的领导能力受到国内选民的普遍质疑也使其所在政党——美国民主党的高层人物和该党的捐款人失去信心。

  拜登的执政表现为何难以受到美国民众和民主党党内人士的认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王勇分析,;同时,新冠肺炎疫情一年来在美国不断反复,大大影响了公众对美国联邦政府执政能力的评价。在最受美国国内关注的民生议题上,拜登取得的成果“乏善可陈”

拜登执政一周年,<a href=美国“回来了”吗?|周观天下”/>

  1月19日,人们在美国旧金山的一处新冠病毒检测点排队检测。近期,美国疫情严重反弹,多项疫情指标屡屡刷新纪录。新华社发

  “拜登政府在疫情期间对恢复经济增长做出的尝试,被不断高企的通胀率抹消,民众的获得感普遍大打折扣。”王勇说。其推出的经济刺激计划,导致在美国本已十分严重的贫富差距问题继续恶化。

  执政一周年,拜登外交“成绩”如何?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报道,有多名美国外交专家表示,同时,拜登的政策还导致美国与其他大国的关系愈发恶化。拜登为修复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做出的努力因乌克兰危机“黯然失色”,美国在阿富汗仓皇撤军给其外交政策记录留下“污点”。

拜登执政一周年,<a href=美国“回来了”吗?|周观天下”/>

  2021年12月2日,几名儿童坐在阿富汗喀布尔街头。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在阿富汗,战乱导致的“国内流离失所者”有300万人之多,其中约一半是儿童。新华社发

  王勇指出,拜登试图将美国的外交政策塑造为搞大国竞争的“工具”,这既不利于全球共同抗击疫情,也无益于解决美国国内问题。拜登要求部分国家与美国组成“安全同盟”,并继续对他国挥舞制裁“大棒”,过度损耗了美国政府的精力,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行径。

  

  

拜登执政一周年,<a href=美国“回来了”吗?|周观天下”/>

  美国政治积弊难除

  政策与现实“错位” 分裂不断加剧

  在1月19日举行的记者会上,回顾一年的执政表现,拜登称自己没有“过度承诺”,但也未料到共和党人“致力于让他一事无成”。与此同时,特朗普日前也在一次集会中批评拜登政府“无能”,将拜登政府的执政形容为“一场灾难”。

拜登执政一周年,<a href=美国“回来了”吗?|周观天下”/>

  这是2021年1月6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支持者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会大厦前举行示威时占据下届总统就职典礼的媒体拍摄高台。新华社发

  近年来,美国在野党不断就总统的执政能力问题向执政党发起“猛攻”。美国是否真如两党所述,频繁遭遇“糟糕的总统”?在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刘永涛看来,美国的政治乱象和社会积弊多年来不断积累,是导致该国总统难以受到支持的真正原因。

拜登执政一周年,<a href=美国“回来了”吗?|周观天下”/>

  美国总统越来越变成只是‘一部分人的总统’,难以弥合党派之间的分歧和社会的深层矛盾。”刘永涛认为,美国的政治分极化现象依然严重,相关影响或将持续至2024年美国总统选举。

  王勇亦赞同这一观点。他指出,美国两党在“价值观”上的激烈斗争让美国民众被迫“站队”。在美国国会中,共和党议员阻挠拜登推进法案,其目的就是让民主党的执政受挫。这阻碍了政府对当前美国亟待解决的政治、经济、社会等问题作出有效回应。

  美国“政治”网站发现,在去年媒体曝出拜登与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发生“内讧”后,民主党左翼“进步派”代表人士、美国国会参议院议员伯尼·桑德斯与拜登的关系日前也陷入恶化。

拜登执政一周年,<a href=美国“回来了”吗?|周观天下”/>

  美国的党内斗争曾长期是美国政治文化中的‘忌讳’,但随着该国社会矛盾激化,这一问题愈发难以被忽视。”刘永涛说,“美国两党采用的‘不合作’政策对该国政治生态造成深远影响,而党内斗争的破坏力并不亚于前者。”

  刘永涛还指出,在美国政界根深蒂固的冷战思维,同样是该国在内政和外交上政策与现实“错位”的主要原因。拜登政府在试图维持美国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的同时,坚持冷战思维、搞大国竞争,以过于抽象的“价值观”为“旗帜”拉拢美国的传统盟友和伙伴,导致后者对“美国式价值观”愈发怀疑。

  刘永涛认为,在此背景下,如果美国继续“务虚”,或将在未来面临更多矛盾与挑战。美国政界忽视了当前世界格局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

  【驻京记者】泠汐 实习生 席聪聪

  【策划】彭奕菲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美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美国服务器网联系。

[美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