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潜艇“击碎”美国副总统“转正之梦”

潜艇“击碎”<a href=美国副总统“转正之梦””/>

   ◆戈尔对政敌的攻讦感到愤怒

潜艇“击碎”<a href=美国副总统“转正之梦””/> ◆伊朗自行完成877EKM型潜艇维修工作
潜艇“击碎”<a href=美国副总统“转正之梦””/>

   多年来,美国千方百计打压伊朗,不允许其获得先进武器,可是根据美国“全球火力”网站最新排名,伊朗军力在138个国家和地区里位列第14,特别是它从俄罗斯引进的877EKM型潜艇能有效控扼号称“世界油管”的霍尔木兹海峡,令美国寝食难安。鲜为人知的是,这款潜艇当年还给美国制造了“政治地震”,让副总统戈尔“竞选大梦”化为泡影。

   引发美国恐慌

   20世纪60-70年代,统治伊朗的巴列维王朝被公认为美国是在中东的“利益代理人”,为了阻止苏联南下波斯湾,美国对坐拥“石油美元”的伊朗有求必应,充当头号军火供应商,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是出售四艘吨位过万的居鲁士级多用途驱逐舰,美国总统尼克松还答应将美军一艘白鱼级常规动力潜艇卖给伊朗海军用于训练。

   可这些计划因1979年爆发的伊斯兰革命戛然而止,美国不仅撕毁协议,还怂恿伊拉克于1980年向伊朗发动战争,经过八年血战,伊朗以巨大牺牲换来战争终结。德黑兰不得不重整战争留下的烂摊子,一方面把倒退20年的经济恢复起来,另一方面要重建精干的军队,而这需要改善同邻国苏联的关系。

   其实,早在两伊战争后期,曾因意识形态对立的伊苏关系就发生变化。1986年,伊朗释放受苏联支持的伊朗人民党成员,苏联也心领神会地拖延向伊拉克交付武器的速度,同时用飞机把伊朗尚不能提炼的航空燃油运到德黑兰,以削弱伊拉克人的攻势。

   1988年,两伊战争结束,联合国名义上针对双方的武器禁运也宣告解除,伊朗可以光明正大地购买武器。得益于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的良机,伊朗能相对廉价进口武器。1990年5月,苏联宣布为伊朗海军提供6艘877EKM型潜艇,除了艇上必要武器外,还负责为伊朗建设潜艇基地内的必要设施,总价约4.5亿美元。消息一经发布,便招致美国强烈反应,为了照顾“华盛顿伙伴”的感受,苏联单方面将售伊潜艇数量砍去一半,还拒绝承担基础设施的建设任务,可美国人依然不依不饶。

   “先知”的诅咒

   1992年1月17日,美国国务卿贝克首次访问“后苏联时代”的俄罗斯,会晤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在他的文件夹里,关于停止俄伊潜艇贸易的问题摆在美俄会谈的第三项议程中,并由负责国际安全事务的美国第一副国务卿巴塞洛缪同俄方交涉。

   但俄罗斯不准备让步,况且伊朗订购的第一艘“战胜”号已于1991年4月在圣彼得堡海军部造船厂开工,伊朗艇员队正在俄国内受训,他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同年11月22日,“战胜”号在圣彼得堡移交给伊朗海军,俄方特意安排“冥王星”号拖船全程护送。美国大发雷霆,立即向波斯湾派遣洛杉矶级攻击核潜艇“托皮卡”号,宣告这里是自己的地盘,同时全程监督伊朗潜艇的一举一动,警告伊朗领导人放弃扩充海军的想法。当“战胜”号正式落户伊朗阿巴斯军港后,1993年3-4月,英国紧随美国之后向波斯湾派遣核潜艇“凯旋”号,这是英国潜艇首次进入波斯湾,尽管英国人一再宣称此行与伊朗装备潜艇无关,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它故意在适合877EKM型潜艇活动的90米深的浅水区潜行,而这根本不是它擅长的水深。

   1993年6月6日,俄罗斯向伊朗移交第二艘877EKM型艇“光明”号,美国施加在俄罗斯身上的外交压力达到高峰,俄罗斯不得不暂停向伊朗提供第三艘潜艇,但已交付的潜艇无法追回。从6月9日到7月10日,先是海上演习的北约军舰在波罗的海发现水面航渡状态的“光明”号,接着是途经红海的美国航母“罗斯福”号发现它。不料,1996年夏,俄罗斯还是向伊朗交付最后一艘“先知尤尼斯”号,但它开回伊朗港途中,在苏伊士运河遭受“技术性堵塞”,在美舰不怀好意的监视下整整滞留了一周多。

   让人意外的是,围绕“先知尤尼斯”号的折冲,竟影响到美国政治风云。1995年,美国副总统戈尔与俄罗斯总理切尔诺梅尔金签下秘密协议,同意俄方履行完对伊军售合同,没想到这一协议却在戈尔2000年竞选美国总统时成了“阿基里斯之踵”。原来,该协议规定俄罗斯可以继续履行已同伊朗签订的军贸合同,包括交付第三艘877EKM型潜艇和数百辆坦克,但这些武器必须在1999年12月31日前交付完毕,之后俄罗斯不再提供任何武器。

   作为回报,美国不制裁俄罗斯,帮助俄罗斯军火商寻找新的客户,同时确保中东客户不把美制武器扩散到与俄罗斯接壤的国家(主要防止俄国内车臣分离势力获取军援)。可是2000年总统竞选中,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指责民主党候选人戈尔违反了1992年美国国会通过的禁止武器扩散法案,戈尔正是法案发起人,法案内容是阻止俄罗斯向伊朗提供第三艘877EKM型潜艇,避免伊朗形成有效的潜艇战队,从而对出入霍尔木兹海峡的油轮和美国军舰构成威胁,现在看来,戈尔食言了。但戈尔的竞选顾问莱昂辩护说,这些军售案不在限制之列,因为它们不是1992年法案所确定的“先进常规武器”范畴,也未改变中东军力平衡,恰恰戈尔运用“制裁杠杆”,迫使俄罗斯接受这份约束性协议,“我们不仅没有违反法案,反而把它当作支点与俄罗斯人谈判,限制了俄伊军贸”。可不管如何解释,戈尔还是输掉2000年大选,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宋涛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美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美国服务器网联系。

[美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