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服务器

真相|把记者当“恐怖分子”监视,美国还有多少“哨猪行动”?

真相|把记者当“恐怖分子”监视,<a href=美国还有多少“哨猪行动”?”/>图为阿里·沃特金斯,“哨猪行动”受害者之一。(来源:哥伦比亚广播公司)

  在前不久闭幕的所谓“民主峰会”上,美国总统拜登雄心勃勃地宣布了一项“复兴民主总统倡议”,要拨出4.24亿美元用来支持包括“新闻自由”在内的“民主活动”。然而,高喊“新闻自由”的“民主峰会”前脚刚落幕,后脚就被爆出美国特工审查记者的“哨猪行动”,让世界看到“监听帝国”的触角早已伸向媒体界。

  据《国会山报》、美联社、雅虎新闻等外媒近日报道, “哨猪行动”发生于2017年,20多名记者遭到美国特工监视、调查,美国政府部门甚至利用追踪恐怖分子的数据库对他们进行审查。然而,当此项行动被曝光后,无论是执行此项行动的特工还是他的上司,或者与行动有关的政府机构,都无人受到指控。

  “哨猪行动”最初浮出水面,与一名叫做杰弗里·兰博(Jeffrey Rambo)的美国特工有关。2017年,当兰博进入美国国土安全部(DHS)下设的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工作时,被分派至国家目标定位中心(NTC)的一个秘密部门——

  新成立的网络遏制部门。

  这个部门“任务级别”很高,直接来自CBP长官、国土安全部部长乃至白宫。这个部门也非常自豪于“打破常规”的做事方法。从政府官员到记者,从国会议员到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无人不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不管是旅行记录、还是财务状况,任何个人敏感信息他们都“手到擒来”。

  2017年5月,白宫要求该部门调查“刚果强迫劳动”的情况,兰博被“委以重任”。为了收集证据,兰博提出,可以从专门从事强迫劳动报道的记者和政府机构官员等人那里获取信息。兰博的上司丹·怀特(Dan White)批准了,并指示他“一定要审查接触的每一个人”。

  2017年5月下旬,兰博开始接触他感兴趣的人,其中就包括一名叫做阿里·沃特金斯(Ali Watkins)的记者,她在特朗普“通俄门”事件的相关报道中崭露头角。当兰博盯上沃特金斯后,他动用了CBP的自动追踪系统(Automated Targeting System)、美国财政部的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美国国务院的领事数据库,将沃特金斯查了个底朝天。

  你以为调查就这样结束了?不,一切才刚刚开始。兰博以化名直接找上了沃特金斯。2017年6月1日晚,在华盛顿杜邦环岛附近一个隐秘酒吧,兰博经过对沃特金斯几个小时的盘问挖出了她的新闻线人——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安全总监詹姆斯·沃尔夫(James Wolfe)。

  拿到“料”的兰博更是“甩开了膀子”,程序分析师查理·拉特利夫(Charlie Ratliff)也参与到调查中来。为进一步审查沃特金斯,拉特利夫甚至动用了“恐怖分子筛选数据库”(TSDB)——一个拥有超过100万个名字的监视列表。拉特利夫审查的对象还并不限于记者,他会定期审查国会工作人员被CBP捕获的旅行记录,并使用TSDB进行调查。

  兰博不仅与FBI有合作,还联系了一家政府承包商,其专长就是通过社交媒体和其他公开信息来源调查他人。该公司发回的报告中记录了沃特金斯和沃尔夫在一起时的具体日期与位置。这份报告还包含有沃特金斯的母亲和兄弟的个人信息。

  回忆起这段被兰博“死死咬住”的经历,沃特金斯至今仍然后怕不止。她在接受雅虎新闻采访时说,她对CBP和DHS工作人员调查的无孔不入深感不安,“他们查我的新闻来源、深挖我的个人生活,无论是在当时还是现在,这都令我不寒而栗”。

  2018年6月12日,《华盛顿邮报》一篇曝光兰博与沃特金斯会面的报道,让兰博成为众矢之的。美国国土安全部监察长办公室对兰博展开调查,兰博可能面临着不当访问记录、做出虚假陈述和串谋等刑事指控。2020年10月22日,国土安全部监察长办公室向弗吉尼亚州东区检察官办公室金融犯罪主管马克·莱特(Mark Lytle)提交了这起刑事诉讼案件。

  然而,兰博最终没有面临任何指控或惩罚。2021年1月,莱特回复说,由于执法时使用数据库曾有法律先例、“缺乏有关兰博职责描述的CBP政策和程序”、兰博揭发了沃尔夫潜在犯罪行为等原因,他拒绝起诉兰博。当月,兰博被解除停职,并返回边境巡逻队工作。

  事实上,被曝光的沃特金斯的遭遇只是揭开了“哨猪行动”的“冰山一角”。当“哨猪行动”被批准后,15至20名国家安全记者被列入调查名单。因有记者遭到“哨猪行动”审查,美联社发表声明表示,“我们对这种明显的滥用权力深表关切。一个记者仅仅因为做自己的工作就成为目标,这违反了第一修正案。”《纽约时报》则表示,“现在是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公开这次调查中发生的全部记录的时候了,这样这种不正当的行为就不会再发生。”

  真的不会再发生吗?震惊世界的“棱镜门”丑闻在前,“哨猪行动”仍然发生了。或许人们该担心的是,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哨猪行动”正在发生?将要发生?

  (文/何所思)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美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美国服务器网联系。

[美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