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服务器

美国“反恐”反了20年,“伊斯兰国”怎么还有能力发动恐袭?

  当地时间8月2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发生自杀式爆炸袭击,目前已造成近200人死亡,其中包括13名美军士兵。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随后宣布对该事件负责,其在阿富汗的分支“伊斯兰国呼罗珊省”(IS-K)被认为发动了袭击事件。

<a href=美国“反恐”反了20年,“伊斯兰国”怎么还有能力发动恐袭?”/>▲当地时间26日,喀布尔机场自杀式爆炸袭击发生后,受伤的民众被送至喀布尔医院救治。图据网络

  据外媒报道,美国及其盟友过去20年的军事行动让IS付出了巨大代价,其组织的很多领导人和成员死亡,也基本防止了他们获取领土。但是,当地时间26日的爆炸袭击却说明,尽管美国做出了长期的反恐努力,IS依然有着发动恐袭、造成大规模伤亡的力量,甚至“进化发展”。

  弥散式进化的IS依然伺机而动

  专家指出,事实证明IS这个恐怖组织擅长适应,还进化为了更具弥散性的组织,在全球寻找“问题地点”去发展,并将其暴力和极端主义付诸行动。

  该组织有着极端主义思想,积极利用社交媒体宣扬和鼓励暴力,并在欧洲和美国一些城市发动多起致死性袭击。

  然而,当美国及其盟友轰炸其主要地盘的时候,IS就在其他国家发展起了分支。尽管IS于2019年3月失去了其在叙利亚的最后一块地盘,但很多分支依然在西亚、中亚和南亚活跃。

  在一本关于IS的书籍中,其联合作者哈桑·哈桑进行对比分析道,“基地”组织也发展分支,但“基地”组织“就像是开一家比萨连锁店,会派一个人去做品控”;而IS则“更进一步,还从原组织派了一位经理”,这让IS比“基地”组织多了几分“优势”——“基地”组织不具备IS对分支的控制力,其现任领导人的影响力跟当年的本·拉丹在各地极端分子中的地位和影响力也无法同日而语。

<a href=美国“反恐”反了20年,“伊斯兰国”怎么还有能力发动恐袭?”/>▲2011年5月,“基地”组织时任领导人本·拉丹被击毙。图据网络

  此外,IS还鼓励“独狼”式袭击,这种“独狼式恐袭”不需要组织指挥官的命令,自行录制一个视频宣誓对领导人效忠,随后就可执行袭击。而其组织随后公布这些内容,表态支持。

  很多专家认为,现在的IS在全球很多地方都变得比其他恐怖组织更危险了。阿曼政治与社会研究所(Politics and Society Institute)专家哈桑·阿布·哈尼指出:“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在亚洲或非洲都是一个更大的威胁。很显然,IS扩散得更广。”

  2014年夏,IS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夺取大片土地并宣布“建国”。几个月后,“伊斯兰国呼罗珊省”(IS-K)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境内出现。

  “呼罗珊”是历史地名,意为“太阳升起的地方”,曾经覆盖今伊朗、阿富汗和中亚部分地区。据称古时有预言,来自那里的一支军队将征服整个中东。因此,“呼罗珊”一词对IS有着特殊意义。

<a href=美国“反恐”反了20年,“伊斯兰国”怎么还有能力发动恐袭?”/>▲IS-K组织成员。图据网络

  2015年1月,IS宣布将大力拓展其分支机构IS-K。美国情报机构当时分析,IS-K由来自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IS组织骨干成员组建,招募持西方国家护照的极端分子,试图在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发动袭击。

  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五角大楼官员说,美国前总统特朗普领导的政府2020年与塔利班就美军撤离谈判时,曾经希望塔利班能够与美军联手打击IS-K。在特朗普政府看来,IS及其分支是对美国本土的真正威胁。

  IS-K或制造混乱羞辱“宿敌”

  据央视新闻消息,当地时间8月26日,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在社交媒体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当地时间26日发生在喀布尔机场针对平民的袭击,并指出袭击事件发生在美军负责安保工作的区域。穆贾希德表示,将密切关注当地民众的安保问题,“严防邪恶势力”。

  据外媒报道,这起恐袭说明,尽管塔利班以闪电般的速度接管了阿富汗,但还没能控制阿富汗境内的所有军事组织。

  IS-K是阿富汗塔利班(以下简称“阿塔”)的宿敌,后者曾对IS-K发动多次大规模进攻。

<a href=美国“反恐”反了20年,“伊斯兰国”怎么还有能力发动恐袭?”/>▲2019年12月5日,180名IS武装分子在阿富汗东部楠格哈尔省贾拉拉巴德投降。图据网络

  阿塔把活动范围限制在阿富汗境内,而IS-K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活动,主张“全球圣战”,信奉IS暴力、极端的意识形态,包括寻求建立一个哈里发国。阿塔从来不主张这些目标,并被IS-K视为“变节者”。

  尽管IS-K的规模相对阿塔要小得多,但却是一个颇为棘手的敌人。自2020年6月开始,IS-K在新领导人的带领下发展壮大。

  阿塔承诺保持阿富汗的安全与稳定,“绝不允许IS在阿富汗境内、在我们控制的地区抬头”,但IS-K是阿塔这一承诺的重大挑战。

  一些分析师称,IS-K不会放过任何机会侵蚀阿塔治理,并试图在意识形态上动摇阿塔的执政合法性。他们将制造混乱、羞辱阿塔,给阿塔控制阿富汗局势制造难题,喀布尔机场恐袭事件便是一例。

<a href=美国“反恐”反了20年,“伊斯兰国”怎么还有能力发动恐袭?”/>▲当地时间27日,喀布尔机场附近一名阿塔士兵。图据网络

  美国战争研究所国家安全研究员珍妮弗·卡法雷拉认为,阿富汗塔利班夺取全国政权,让IS及其分支倍感压力,急于增加存在感,今后几周、几个月,很可能在阿富汗继续发动令人震惊的袭击并试图在西方国家发动类似袭击。

  据参考消息报道,当地时间24日,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在喀布尔媒体中心召开第二场发布会。穆贾希德强调,不允许包括“基地”组织在内的任何恐怖组织利用阿富汗领土从事恐怖活动,也不允许利用阿富汗领土从事不利于任何周边国家的活动。

  但是,前述阿曼政治与社会研究所专家哈尼指出,塔利班是一个不那么团结的组织,随着其领导层的“现代化”、“温和化”,可能导致强硬派成员叛逃并加入IS,这“对塔利班来说是个重大挑战”。

  红星新闻记者 林容

  编辑 李彬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美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美国服务器网联系。

[美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