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服务器

美国政府曝出“哨猪计划”丑闻:给美国记者布置新闻议题,并对其暗中监视调查

  (观察者网讯)一向自诩“新闻自由”的美国,竟被爆出长期利用联邦机构的权力监视、调查记者。

  当地时间12月11日,据雅虎新闻爆料,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的一个特别小组,利用追踪恐怖分子的政府数据库,来审查多达20名美国记者,其中就包括当年参与揭露“美国CIA酷刑报告”记者。

  这一连串的事件,是从一桩记者与政府官员“勾结”的案子开始的。

<a href=美国政府曝出“哨猪计划”丑闻:给美国记者布置新闻议题,并对其暗中监视调查”/>雅虎新闻报道截图

  “强迫劳动”调查,牵扯出记者、官员“勾结”

  案件当事人、曾参与揭露“美国CIA酷刑报告”的普利策奖得主记者艾利·沃特金斯(Ali Watkins),之前在多个媒体工作过,现在是《纽约时报》撰稿人。2017年,她因为调查特朗普与俄罗斯的关系而在新闻界小有名气,为此,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特工杰弗里·兰博(Jeffrey Rambo)找到了她,要求她配合白宫向海关和边境保护局下达的调查项目,进行有关“刚果强迫劳动”的报道。

<a href=美国政府曝出“哨猪计划”丑闻:给美国记者布置新闻议题,并对其暗中监视调查”/>记者,艾利·沃特金斯(Ali Watkins)

  特工杰弗里·兰博(Jeffrey Rambo)2017年被派往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隶属于国家目标中心。国家目标定位中心是在9·11恐怖袭击之后创建的,以帮助识别跨越美国边境的潜在威胁,无论是人员、毒品还是武器。当兰博在2017年被派往该中心时,他被分配到新成立的网络遏制部门(the Counter Network Division),该部门被设计为执法机构和情报界之间的桥梁,以采取“打破常规”的方法而自豪。兰博称:“我们正在挑战极限,所以没有规范,没有准则,我们就是制定准则的人。”

  该部门的任务往往直接来自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专员、国土安全部部长或白宫。2017年5月,白宫要求该部门对刚果民主共和国进行调查,因为美国认为,当地公司正在用“强迫劳动”开采的钴来“为他国生产消费品”。他告诉雅虎新闻:“我的任务是解决白宫给我们的一套问题。”因此,他看中了沃特金斯的调查能力,希望她能够配合,进行调查报道。

  在找到沃特金斯前,兰博特意通过政府数据库审查了沃特金斯的个人信息,他调用了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的自动追踪系统(Automated Targeting System),这是一个将旅行者与执法和情报数据进行比较的工具;TECS,追踪进出境人员;财政部的FinCEN,用于识别金融犯罪;以及国务院领事数据库,调查护照申请细节。

  “当你说审查某人时,你就审查他们。这意味着什么,没有任何规范,”兰博说。

  “审查你要用的记者。”兰博说,他的老板告诉他,“通过我们的系统审查他们。我对他们(美国记者)的审查与对恐怖分子的审查没有区别。

<a href=美国政府曝出“哨猪计划”丑闻:给美国记者布置新闻议题,并对其暗中监视调查”/>特工,杰弗里·兰博(Jeffrey Rambo)

  在详细的审查后,兰博有了意外发现。他发现,沃特金斯与57岁的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前高级职员詹姆斯·沃尔夫(James Wolfe)交往甚密,两人还曾经多次共同旅游。

<a href=美国政府曝出“哨猪计划”丑闻:给美国记者布置新闻议题,并对其暗中监视调查”/>詹姆斯·沃尔夫(James Wolfe)

  因此,兰博得出结论,两人很可能正在利用私人关系,交换政府机密信息。并且,他还发现,沃尔夫本身已有家室,两人的关系很可能是“婚外恋”。

  2017年1月6日,兰博假装自己是信源,为了“爆料”而约沃特金斯出来见面。会谈中,兰博开始质问沃特金斯称,她是否曾与消息来源有不正当的关系?她有没有做过任何损害她的新闻操守的事情?还向其展示了沃尔夫前妻的照片。

  沃特金斯矢口否认,称兰博此举是在“勒索”。两人不欢而散。

  此后,兰博向联邦调查局汇报了此事,2018年6月,沃尔夫因为没有如实报告与记者的关系而被捕。特朗普当时指认他是“非常重要的泄密者”。

  根据沃尔夫签字的认罪陈述,他使用私人手机、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电子邮箱和Signal等手机即时加密软件与记者联系并“爆料”。此后,沃尔夫被判处两个月监禁。

  “哨猪行动”:动用恐怖分子数据库,调查20名记者

  但是,事情并没有到此而结束。

  在这场名为“哨猪行动”(Whistle Pig)的调查中,有大量记者被卷入其中。在“哨猪行动”被批准后,兰博确定了15至20名国家安全记者,并对这些记者进行了检查。除了记者,国会工作人员也在调查名单内。

  为了调查,兰博还动用了一个名为“恐怖分子筛选数据库”的观察名单,里面足足有100多万人

  该名单曾因错误和缺乏审查而受到广泛批评。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律师亨德伊赛德(Handeyside)直言,这个数据库是“一场程序正义的灾难”。

  “与观察名单上的人有联系本身并不值得怀疑。”他说:“列入观察名单的标准如此之低,防止错误的保障措施如此不足,难怪观察名单已经膨胀到远远超过一百万人。”

  对此,兰博始终坚持,自己的行为是合法和适当的的。兰博说,这种做法是例行公事。“当一个名字出现在你的办公桌上时,你也会在你可以访问的每个系统中运行它,这只是现状,这就是每个人都在做的事情。”

  在抗议声中,2018年6月13日,国土安全部监察长办公室对兰博进行了调查,兰博被处以停职。调查维持了两年时间,直到2020年10月22日才移交至弗吉尼亚州东区检察官办公室,但检察官拒绝了起诉。同月,兰博以边境巡逻人员的职位重返工作岗位,恢复了工作。

  然而,这一消息依旧在媒体中引发了恐慌,美联社也有记者入选了名单,对此,美联社激烈批判称,这是“滥用权力”。

  美联社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对这种明显的滥用权力深表关切。这似乎是一个记者仅仅因为做他们的工作而成为目标的例子,这违反了第一修正案。”

  纽约时报则称,“感到非常不安”。

  “得知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是如何对一名记者的消息来源进行调查的,我们感到非常不安。正如司法部长明确表示的那样,政府需要停止以泄密调查为借口来干涉新闻业。现在是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公开这次调查中发生的全部记录的时候了,这样这种不正当的行为就不会再发生”。

<a href=美国政府曝出“哨猪计划”丑闻:给美国记者布置新闻议题,并对其暗中监视调查”/>艾利·沃特金斯(Ali Watkins)在《纽约时报》上的介绍

  事件当事人沃特金斯至今仍在《纽约时报》工作,她也借此为自己诉苦。她说,“我深感不安,因为海关边境保护局和国土安全部人员,试图确定新闻来源,以及挖掘我的个人生活。这在当时是令人不寒而栗的,现在仍然令人不寒而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美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美国服务器网联系。

[美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