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服务器

誰是被害者?矽谷「惡血女王」恐怖情人控制論


誰是被害者?矽谷「惡血女王」恐怖情人控制論
荷姆斯。(路透)

「Theranos已從一樁瞞天過海的『新創詐騙案』,變成了另一部駭人毛骨悚然的『矽谷鬼故事』。」轟動全球新創市場的美国Theranos「惡血詐欺斂財案」,被告的惡血之女——伊莉莎白.荷姆斯(Elizabeth Holmes)——29日在加州法院進行了最後一日的被告陳述。

法庭上,荷姆斯再次主張自己「完全無罪」,並出示證據強調當時被擔任公司總裁的「前男友」巴爾瓦尼(Ramesh Balwani)身心控制。荷姆斯自承:當初自己之所以從史丹福大學中輟創業,就是因為在大學裡遭到同學強暴性侵。沒想到比自己年長20多歲、因工作結緣的交往對象巴爾瓦尼,卻同樣以「高壓獨裁」的手段,強壓控制自己的精神與身體,不僅從中專制操控Theranos的營運,更屢次以管理教練的名義強暴荷姆斯,「他故意以各種形式的暴力強壓著我否定自己的所有一切,屈從這種扭曲關係的意志下…我必須殺死原本的自己,並創造一個替代人格——你們看見的『惡血之女』。」

荷姆斯主張自己才是第一受害者

因極端戲劇化的詐騙落差而引發全球關注的「惡血大審」,指的是美国矽谷新創醫療器材公司Theranos暴起暴落,與其創辦人伊莉莎白.荷姆斯從全球頂尖女性實業家,墮落成詐騙魔女的誇張故事。2003年創業的Theranos,過去曾以「快速驗血裝置」轟動矽谷創投圈,創辦人荷姆斯也以「天才創業家」的菁英女性角色,成為全球市場、管理層與商業媒體吹捧的「奇蹟創業者」。不料在《華爾街日報》的一系列調查報導,卻驚人發現這一路被狂吹推銷的新創奇蹟全是「造假謊言」,Theranos的驗血設備根本偽造實效,荷姆斯等公司高管更是假稱軍方合約詐騙募資。

誰是被害者?矽谷「惡血女王」恐怖情人控制論
聖荷西11月30日的審判中,荷姆斯情緒激動。(路透)

於是被揭穿的謊言瞬間如骨牌一般傾頹崩塌,Theranos最終在2017年破產後解散,身敗名裂的荷姆斯更被扣上十多項商業詐欺重罪,最高可得面臨2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但對此,29日出庭陳述的荷姆斯不僅再度主張「自己全部無罪」,並強調自己才是被幕後真兇「靈肉控制」的第一號受害者。

荷姆斯的辯護律師團主張,在Theranos的造假弊案與投資詐欺案中,最主要的負責人物應該是公司的總裁兼首席營運官巴爾瓦尼——但同一時間,他卻也是荷姆斯的同居男友——荷姆斯表示,自己在Theranos主要負責商業對外,實際的實驗室營運與技術管理全都被巴爾瓦尼一手包辦,正各種技術造假與偽造實驗資料的責任,與荷姆斯並無直接關係。

上述辯詞,是荷姆斯被告以來的主要「無罪主張」,但在29日的最後陳述中,荷姆斯本人卻進一步地揭露了巴爾瓦尼對自己的「高壓操控式伴侶暴力關係」——在法庭上,荷姆斯不僅再次強調自己是遭到巴爾瓦尼「直接操控」的主張,更供出了自己長年屈從於巴爾瓦尼的施暴式伴侶控制,甚至屢屢遭到對方以強暴方式「調校人格」的駭人細節。

「就讀史丹福大學期間,我遭人強暴,所以我才決定不繼續讀書、全心投入打造Theranos。」

在法庭上,荷姆斯如此說:「被性侵之後,我不再有辦法繼續上課,我開始質疑自己究竟能不能從創傷中真正復原。所以我決定透過創業的過程,重新打造一個全新的人生…但之後出現的,卻是巴爾瓦尼。」

巴爾瓦尼被控交往期間身心蹂躪女方

比荷姆斯年長19歲的巴爾瓦尼,大約是在2003年與遭遇傷害的荷姆斯相遇。兩人於2005年正式交往同居,巴爾瓦尼不久後也加入Theranos成為公司首席營運長。直到兩人於2016年破局分手、巴爾瓦尼辭職離任之前,交往中的兩人都是主導Theranos的「惡血雙璧」。

在Theranos泡沫爆發、破產解散之前,荷姆斯巔峰時期的業界形象,都被視為「女版賈伯斯」。荷姆斯對外主打自己的科學專業背景,並以略顯偏執、強迫的高壓控制風格,讓自己順理成章地接納了外界對於「鬼才傳承」的聯想。但在法院的被告陳述上,荷姆斯卻以驚人的證詞,強調自己其實是被巴爾瓦尼完全主宰身心自由的禁臠。

誰是被害者?矽谷「惡血女王」恐怖情人控制論
2019年被告出庭的荷姆斯。(路透)

荷姆斯表示,他與巴爾瓦尼的男女交往,一直是處在極為扭曲、失衡又不對等的「被控制狀態」。較自己年長許多的男友,一開始總自詡是荷姆斯的「導師」,他總是能說服荷姆斯相信自己只是一個受傷、天真、平凡的小女孩,並以長者的與愛人的雙重姿態,「重新指導荷姆斯的人格存在。」

在這樣的扭曲關係下,巴爾瓦尼開始從公司經營端入侵到私人生活端,他開始控制荷姆斯的外表打扮、接著控制他的飲食習慣,然後再直接插手干預女友的日常作息,並要求他開始習慣自己為「成功創業女性」所設計的外顯小動作與表達習慣。

「巴爾瓦尼一直告訴我:在商業管理上,我就是一竅不通,我的商業認知總是錯的,每次都是錯的,接著他就會對我的『平庸無能』感到無比吃驚,並以悲憫兼恐嚇的口氣,威逼我尊崇他的每一個指示——如果我按照我的直覺與感官行事,那我一定會一敗塗地。」

但如果兩人有衝突呢?如果荷姆斯不願意繼續接受巴爾瓦尼所設計的「成功人格」呢?根據荷姆斯的說法:巴爾瓦尼會使用暴力,直接強暴自己,

「他總是解釋『這是為了提醒你——我是一直愛你的』。」

在呈堂證詞之前,外界雖然知道被告律師團隊會主張「前男友控制論」,但眾人並不知道巴爾瓦尼的操控手段會如此扭曲、甚至直接涉及性侵伴侶的嚴重犯罪,因此荷姆斯的庭上證詞也隨即在新聞輿論中引發了巨大衝擊,但荷姆斯在形容自己遭到性侵的同時,卻也坦言自己確實「只能順從著巴爾瓦尼的扭曲控制」,他往往會對男友的強暴行為感到噁心與憤怒,但卻又總是順從的坦誠「全新的自己確實是由巴爾瓦尼一手形塑」。

「我必須殺死原本的那個自己,這樣才蛻變成一位成功的實業家——變成前男友他口中的『一個全新的伊莉莎白』。」

荷姆斯如此敘述著巴爾瓦尼對自己長達10年的「人格重建」,並強調在兩人分手、公司倒閉後,自己已接受了長期的治療,並確認了這段11年的畸戀互動已構成了親密關係暴力,「我只是受害者而已。」

惡血女王告白 精算好的計中計?

事實上,荷姆斯的「控制論」辯詞,在新聞輿論中也出現了各種扭曲與衝突的解讀判斷。一部份人認為,荷姆斯與巴爾瓦尼「公私不分且高壓失控的男女關係」,本來Theranos內部人盡皆知的已知事實,作為被告的巴爾瓦尼當然會一口否認,但荷姆斯的被害說法也並不是無跡可循。

但另一派意見則認為,Theranos的投資詐騙案是矽谷史上最離譜精巧、且受害層級超乎想像的「智慧菁英詐騙事件」,如果連前美国國防部長「瘋狗」馬提斯(Jim Mattis)與一幫投資富豪們都會被荷姆斯的謊言設計,「我們怎能確定『惡血女王』今日的告白說法…不是精算好的連環計中計中計?」

此外,巴爾瓦尼操控論不僅被同樣分案被告的巴爾瓦尼本人全盤否認,在30日的交叉詰問中,同樣存疑的檢察官也當題質問荷姆斯「在與巴爾瓦尼交往期間的其他交往狀況」——據荷姆斯的30日說法,他與巴爾瓦尼一直是分分合合,自己也曾至少在2010年「與其他男性發生短暫關係」,但最後都還是回到巴爾瓦尼身邊「直到泡泡戳破為止」。

但檢察官的特意詢問是為了什麼?如果兩人能夠分分合合、甚至讓荷姆斯有足夠空間「與別的男人短暫交往」,那是否證明巴爾瓦尼對荷姆斯的「身心操控」並不如被告陳述的嚴密壓制?控制論的無罪主張又會否因此被法庭推翻呢?

根據目前法庭規劃,荷姆斯的Theranos詐騙案預計會在12月17日宣判——假若荷姆斯全數有罪,那他可能得面對2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與數千萬美金的無盡賠款。微妙的是,同樣被列為Theranos詐欺犯的巴爾瓦尼,也將在12月16日、也就是荷姆斯案宣判的前一天開庭受審,但這對極具爭議的「惡血鴛鴦」各自的下場會是如何?在這起驚世詐騙案之外,駭人聽聞的親密暴力發展,也更讓這起極受關注的「新創驚悚劇」變得更加懸疑。

詐騙 性侵 矽谷

上一則

馬斯克搬去德州真正原因曝光 原來是省錢達人

[美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